当前位置: 首页 > 一中新闻
重庆一中院发布劳动争议典型案例
作者:民四庭  发布时间:2018-05-03 18:37:28 打印 字号: | |

    “五一”国际劳动节之际,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向媒体发布了4起劳动争议典型案例,以指导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依法维权,构建和谐的劳动关系。

 

01

张威与某中心卫生院人事争议案

 

    张威(化名)自19925月起在铜梁某中心卫生院工作,编制性质事业编制。 

    201162日,张威(乙方)与某中心卫生院签订了《事业单位聘用合同》。

    201523日,某中心卫生院发出《关于张威工作调动的通知》,主要内容为“根据工作需要,经研究,决定:张威由某中心卫生院调入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 201525日,该中心卫生院将该通知全部内容告知张威。2015611日,该中心卫生院发出《关于与张威通知解除聘用合同的通知》,主要内容为“因张威同志至今未办理工作交接,截止目前仍未到调入单位工作。经院务会研究,决定于2015611日起解除与张威同志的聘用合同关系。”

    张威经仲裁后提起诉讼,要求某中心卫生院向其支付因其违法终止劳动合同的赔偿金人民币28.6272万元、依法为申请人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及相关其他手续。

     一审法院认为,某中心卫生院认可与张威签订的事业单位聘用合同,该院确认张威与某中心卫生院存在聘用合同关系。根据相关规定,某中心卫生院是由于行政主管部门对张威进行工作调动,张威在规定的期限内未到调入部门报到的情况下,与张威解除的聘用合同,该种解除聘用合同的情形并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关于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规定。某中心卫生院的行政主管部门对所属部门的人员调动,符合法律规定。据此,一审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张威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作出后,张威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某中心卫生院解除与张威之间签订的聘用合同,应依据合同约定或者法律规定。某中心卫生院作出的《关于与张威通知解除聘用合同的通知》中载明解除与张威之间聘用合同的理由是“仍未到调入单位工作”。首先,从某中心卫生院与张威签订的聘用合同来看,关于某中心卫生院可以单方解除与张威之间的聘用合同的约定中,并无张威不服从调动工作单位,未到调动单位工作的情形。也就是说,某中心卫生院该解除通知并无合同依据;其次,从法律法规来看,某中心卫生院解除与张威之间聘用合同的理由亦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第三,本案中,张威在收到《关于张威通知工作调动的通知》后,虽未到某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班,但其继续在某中心卫生院上班至某中心卫生院向其发出《关于与张威通知解除聘用合同的通知》,时间在三个月以上,某中心卫生院亦未拒绝张威在其单位上班,并向张威发放了相应工资,故张威不存在旷工的事实。且双方的行为也表明双方均不认可调动通知的效力。因此,某中心卫生院解除与张威之间聘用合同的理由既无合同依据,又不符合法律规定,当属违法解除。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某中心卫生院解除与张威之间聘用合同属违法解除,应当承担违法解除的法律责任。某中心卫生院应向张威支付违法解除的赔偿金188351.94元。

 

法官说法

用人单位解除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合同或聘用合同,应符合合同约定或者法律规定,否则为违法解除。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或聘用合同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及第八十七条,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即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或聘用合同的赔偿金。

 

 

02

重庆某电器公司与李若溪劳动争议案

 

     2005117日,李若溪(化名)进入重庆某电器公司从事销售员工作。200711日,重庆某电器公司(甲方)与李若溪(乙方)签订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乙方同意按甲方生产工作需要在销售人员岗位工作;甲方实行每天工作八小时,每周工作五天共四十小时的工作制度;甲方根据其生产经营特点和乙方的岗位,确定对乙方实行按重庆某电器公司2007年销售实施细则制定的工资制,以后,按企业工资制度调整工资。2008617日,重庆某电器公司(甲方)与李若溪(乙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期限自2008617日起;乙方同意根据甲方工作需要,担任销售员岗位工作;甲方安排乙方执行不定时工作制度;甲方安排乙方从事的岗位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度或者不定时工作制度的,应当事先经劳动行政部门审批;甲方每月26日前以法定货币足额支付乙方工资;甲乙双方约定,甲方按计时或计件工资支付乙方工资,具体办法按甲方当年度《工资分配办法》。

    20141210日,重庆某电器公司向该公司工会委员会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工会函》载明:销售部李若溪,在重庆申渝(此处为化名)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及经理职务,同时与其他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根据《劳动合同法》之规定,公司决定与其解除劳动合同。该公司工会委员会于同日在签收回执上盖章确认。20141215日,重庆某电器公司向李若溪发出了《终止(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重庆某电器公司与李若溪于2008617日订立了无固定期限合同,根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从2015115日起解除劳动合同。李若溪收到该通知后于2015115日离职。

    另查明,201293日,李若溪作为唯一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向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渝中区分局申请设立重庆申渝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渝公司)。

    现李若溪诉至法院,请求判决: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未休年休假工资等各项费用共计74.745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李若溪从201294日至2015115日期间在申渝公司受聘担任经理职务,并作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应当认定李若溪在此期间内与申渝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李若溪关于申渝公司是其朋友借他的名义成立且没有实际经营的主张,因李若溪没有提供相应证据加以证明,并与申渝公司工商档案记载的内容不符,故本院不予支持。其次,在201294日至2015115日期间,李若溪与重庆某电器公司具有劳动关系,并担任销售员工作,其工作的主要任务是销售,而现有证据能够证明李若溪在此期间的销售业绩大幅下滑。因此,李若溪在重庆某电器公司工作期间同时与申渝公司建立劳动关系,并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重庆某电器公司可以据此解除劳动合同。并且,重庆某电器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前征求了工会意见。所以,重庆某电器公司单方解除与李若溪之间的劳动合同合法,其不应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法官说法

公司的经理或法定代表人在无充分证据反驳的情况下,应当认定为其与该公司具有劳动关系。李若溪在重庆某电器公司工作期间同时与申渝公司建立劳动关系,并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重庆某电器公司据此单方解除与李若溪之间的劳动合同合法,其不应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03

重庆浦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唐渝劳动争议案

 

     唐渝(化名)于20141127日开始在浦氏建司承建的重庆市铜梁区“XXX公馆”项目工地工作。2014122日,唐渝在工地工作时受伤,先后两次住院,产生医疗费28000余元。

    201522日,重庆浦氏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甲方)、XXX公馆项目部(乙方)与唐渝(丙方)签订《协议书》约定:1、丙方住院期间的所有医药费约为人民币22700元,此费用由甲、乙双方承担。2、经甲、乙、丙三方共同协商,丙方出院后的二次手术费、护理费、生活费、营养费、伤残补助费、误工费及一切风险费用,由甲、乙双方一次性赔偿人民币28000元给丙方,此次工伤事故共计发生费用50700元。从201522日止,甲、乙双方解除与丙方的劳动关系,丙方今后因本次工伤事故所导致的任何事情及后果均与甲、乙双方无关。3、本协议签订后甲、乙双方支付28000元给丙方。4、丙方在签订本赔偿协议并获得甲、乙双方支付的赔偿款后,放弃甲、乙双方为丙方在保险公司购买的所有人身伤害保险理赔赔款,全权授权由甲、乙双方办理,将理赔赔款支付到甲方指定账户上,丙方无条件配合协助办理乙方在保险公司理赔所需的理赔资料。鉴定所发生的费用由甲、乙双方承担。同日,唐渝出具收条,载明“今收到浦氏建司XXX公馆项目部工伤赔偿款现金28000元。注:先期支付23000元,工伤保险认定后期支付5000元。”后,浦氏建司成立的XXX公馆项目部工作人员吴某某向唐渝指定的账户转账支付23000元。

    2015417日,唐渝向重庆市江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经评审,唐渝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为玖级伤残、无护理程度依赖。

    2016314日,唐渝向重庆市铜梁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于201655日作出《逾期未作出决定案件证明书》。

    现唐渝诉至一审法院,要求:解除与浦氏建司的劳动合同关系,判令浦氏建司支付相应的工伤待遇,并增加诉讼请求要求撤销双方于201522日达成的赔偿协议。

    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依法判决支持唐渝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浦氏建司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唐渝因工受伤,致残等级玖级,有重庆市江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及重庆市江北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在案,应予以确认。因浦氏建司没有为唐渝缴纳工伤保险,由此给唐渝成的损失,应当由浦氏建司赔偿。

    关于唐渝要求撤销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的诉讼请求。由于该份协议订立时唐渝的伤情并未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工伤等级尚不确定,且该协议中约定浦氏建司仅支付唐渝各项工伤保险待遇28000元,仅为唐渝实际应得到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的19.40%。该协议的约定严重显失公平,应属可撤销的合同。唐渝要求撤销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二审法院依法维持了一审判决。

 

法官说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本案《协议书》中约定浦氏建司支付唐渝各项工伤保险待遇仅为唐渝实际应得到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的19.40%。该协议的约定系显失公平,应属可撤销的合同。

 

04

周杨与某某饮食店、杜月华确认劳动关系纠纷案

 

    某某饮食店系个体工商户,其于2011713日登记成立,经营者为杜月华(化名)。201417日,某某饮食店向重庆市江北区烟草专卖局申请办理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201417日至20141231日期间,某某饮食店多次向中国烟草总公司重庆市公司江北分公司订购香烟。

    2015527日,杜月华与邹蓉(化名)签订店铺转让协议书,主要约定杜月华将某某店铺的经营权、门面等转让给邹蓉,邹蓉支付杜月华转让费25 000元,同日,邹蓉按协议约定支付杜月华转让费25 000元。2015714日,某某饮食店工商登记的经营者变更为邹蓉。

    2016219日,自称某某饮食店员工的周杨向重庆市江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确认周杨与某某饮食店从201471日起至今存在劳动关系。2016229日,该委作出渝江劳人仲证字(201633号逾期未作出决定证明书。

    庭审中,周杨举示中国烟草总公司重庆市公司物流分公司送货单,拟证明周杨与某某饮食店存在劳动关系。2014108日、1015日、1022日、1029日、1210日的送货单上载明客户某某饮食店一栏有刘兴(化名)的签字,20141119日送货单上载明客户某某饮食店一栏有张明星(化名)的签字。周杨陈述20141119日其以张明星的名义在送货单上签名。杜月华质证不认可送货单的真实性,其经营某某饮食店期间并无名为周杨及刘兴的员工,烟草公司通常送货到店里交由杜月华签字,如果杜月华不在则由店里的工作人员代签。

    周杨还申请证人张明星、刘兴出庭作证。张明星陈述其与周杨系朋友关系,20147月周杨借用其身份证到某某饮食店工作。刘兴陈述其于2014822日到某某饮食店工作,张明星是其同事,张明星即周杨,送货单上刘兴的签名属实。周杨质证认可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某某饮食店质证认为张明星的证言证明周杨在应聘时借用他人信息,存在欺诈行为,刘兴本人与某某饮食店存在劳动关系没有事实依据。杜月华质证不认可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其经营某某饮食店期间并无名为张明星、刘兴的员工。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关系是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与用人单位建立的,以劳动和劳动报酬给付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关系。刘兴连续多次代表某某饮食店签收烟草公司运送的烟草,可以确认刘兴系某某饮食店的工作人员,其证言应当予以采信。结合周杨借用张明星的名义签收烟草的行为,可以认定周杨与某某饮食店存在劳动关系。对于劳动关系的建立时间,应当由用人单位进行举证,某某饮食店并未举证证明,一审法院采信周杨的主张,即劳动关系的建立时间为2014715日。本案无证据显示周杨与某某饮食店的劳动关系已解除或终止,周杨主张其与某某饮食店从2014715日起至今存在劳动关系,一审法院予以支持。至于周杨冒充张明星到某某饮食店工作(周杨的原身份证号表明其到某某饮食店工作时,如使用本人身份证,则因其不满十六周岁而属童工,从而不能就业),虽然存在欺诈行为,但不能因此否认双方之间的事实劳动关系。

    一审法院判决确认周杨与某某饮食店从2014715日起至今存在劳动关系(2011713日至2015713日期间某某饮食店的经营者为杜月华,2015714日起至今的经营者为邹蓉)。

    某某饮食店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个体工商户条例》规定,个体工商户登记事项变更的,应当向登记机关申请办理变更登记。个体工商户变更经营者的,应当在办理注销登记后,由新的经营者重新申请办理注册登记。本案中,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直接办理某某饮食店经营者变更,并非认可前后的某某饮食店为同一主体,虽然杜月华与邹蓉先后作为某某饮食店的经营者,从相关规定看,本案中变更经营者前后,虽然字号一致,但并非同一法律主体,以杜月华为经营者的某某饮食店已经注销。周杨陈述其发生交通事故后未再上班,由于个体工商户经营者已经变更,故应当认定周杨与杜月华建立了劳动关系,但该劳动关系已经于变更经营者登记时,即2015714日终止。一审法院对此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周杨超出部分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法官说法

个体工商户经营者的变更,变更前后虽然字号相同,但根据个体工商户的特征、性质及权利义务承担等情况,变更前后的并非同一主体,权利义务不应认定为承继关系。

来源:一中宣
责任编辑:一中宣